当前位置:主页 > 收集经验 >王良享 【美元】升势归零 明年跌势显着 >

王良享 【美元】升势归零 明年跌势显着

时间:2020-07-24 来源:收集经验 作者: 点击量:629次

王良享 【美元】升势归零 明年跌势显着

10月1日,美滙指数(DXY)上升至29个月高位的99.667后急剧回落,至上周五收市,已下跌2.4%。笔者认为,美元从2018年2月开始的升浪已经完结,至年底,美元今年内的升势归零,明年跌势会较显着。

过去5年间,美元曾经发生3次显着的升浪,分别为:2014年中至2015年底,美国联储局考虑结束量宽至美国开始加息时,期内美滙指数从80上升至100.5,升幅达25.6%;2016年中特朗普选情开始看俏,美滙指数从93上升至他当选及公布政策前的103.82,升幅为10.8%;刚刚完成的第3个升浪从2018年2月美国开始保护主义,广徵关税及彻底执行美国优先政策开始,至美国联储局减息两次后,美滙指数从89.1上升至99.67,升幅为11.8%。

以上这3个升浪,亦分别有美国以外的外在因素。2014年欧洲央行开始实施负利率,并于2015年开始量宽买债,推低欧罗、推高美滙;2016年中英国通过脱欧公投、新兴市场货币随人民币贬值,推高美滙;2018年美国开始施行关税,中美贸易战伸延至科技战及货币战,提高了市场避险情绪,2018年2月及12月,标普500引伸波指数VIX就曾分别弹升至50及35的水平,美元不时因避险需求上升而获得额外支持。

国内因素无力推高

不过,以上各有利美元的因素都正在减弱当中,甚至将会逆转。特朗普任期内最得意之作为减税与贸易战,惟该等红利已逐渐消失,加上他忙于应付总统弹劾的议案,美国再有财政刺激如大规模基建或小规模减税的机会愈来愈少,美国经济增速短期内仍有下行压力,联储局纵然不愿意,亦还需要进行「保险式」减息。此外,2020年,美国预算赤字将上升至GDP的5%或以上,国内因素已无推高美元的能力。

国外如何?首先是欧罗区,自从9月12日欧洲减息及再启动每月买债200亿欧罗后,欧洲央行已经受到不少欧罗区国家央行的质疑,有部分国家的央行行长已提出将通胀目标下调0.5%至1.5%,亦有意见认为过分宽鬆政策已在无理性地推高资产价格及令银行很快要转嫁负利率予零售存户。现任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10月底将离任,候任行长、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干事拉加德一向倡议德国、荷兰及挪威等财政盈余国家,以减税及基建推进经济发展及减低欧猪等国的节约措施,不太热衷于再作量宽及减息,有助欧罗反弹。

人币大贬机会不高

中国第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虽然进一步下跌以6%,但人民币再大贬的机会已经不高。一方面,减税降费等措施及加快基建等效应现正显现;另一方面,中美贸易恊议中必包括人民币在内,中国亦不想长久被美国定义为货币操纵国。看一看2005年人民币滙改以来历史:2005年7月,人民银行在庞大西方(G8)压力下,让人民币升值,当时1美元兑8.2765人民币,至2014年1月,人民币创滙改新高6.0393,兑美元,比2005年上升37%,相比日圆于1985年广场恊定后一年半的100%实在偏少,若非人民银行于市场买美元卖人民币,美元兑人民币应早已破六,可能至五。因此,人民币现水平已经属超卖。

美债避险需求减弱

最后,是关于美元避险需求的减弱。今年第三季,美国国债孳息曲线倒挂,10年期利率低于2年期利率,美国将跌入衰退之说甚嚣尘上,膝盖反应触发更多长债避险买盘。不过笔者观察以往6次美国孳息率倒挂,大部分原因是短期通胀上升太过猛烈,导引美国联储局不惜工本地加息,短期利率上升快于长期利率,产生孳息曲线倒挂时亦「谷爆」资产泡沫,引发衰退。9月1日,美国10年期国债孳息率下跌至1.46%,比起2016年英国通过脱欧公投后的历史低位仅高10点子。不过,在美伊冲突升温及英国脱欧协议限期愈来愈接近时,美国10年期国债孳息率却不跌反升,10月1日美滙指数见29个月高时,10年期美国国债孳息率只再下跌至1.55%,其后因中美重启贸易会谈而反弹至1.75%。由此可见,美债避险需求实在有减弱的势头。

美元避险需求下跌,欧洲央行「换帅」后拉加德年代开始、中国庞大的财政刺激空间,以及美国财赤过高时步入低增长期,皆不利美元后市走势。

上一篇:
下一篇: